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双舟博客

 
 
 

日志

 
 

论文物艺术品拍卖中的程序正义  

2007-04-09 22:49:00|  分类: 收藏中的法律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文物艺术品拍卖中的程序正义

              在2006年敦煌艺术品拍卖研讨会上的发言

                            刘双舟

 

    一、艺术品拍卖纠纷是一个什么问题?

    近年来,艺术品拍卖中的纠纷给人的感觉是呈直线上升的趋势,而且越来越多的艺术品纠纷与拍卖联系在一起,社会上对拍卖界质问的新闻和文章接连不断,甚至包括拍卖界少数业内人士也以所谓知情者、良心发现者或醒悟者的身份站出来爆所谓的“艺术品拍卖内幕”。一时间,好像拍卖业成了艺术品纠纷的罪魁祸首,大家到感到问题严重,严重到整个拍卖界都保持沉默,几乎没有人站出来正面回击或辩解的程度。艺术品纠纷数量真的太多了吗?如何客观地看待这个问题?有道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事情总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这个局外人近年来比较关心拍卖,对艺术品纠纷问题也比较关注,我个人的意见是:艺术品纠纷的增加是个不争的事实,但是这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事实。文物艺术品纠纷的增加是绝对数量上的增加,其相对数量并不一定增加。

    就拍卖而言,在文物艺术品拍卖中发生的纠纷如果单从其每年的发生量上来讲,确实存在增长,甚至是“爆炸式增长”,2003年可能是50件,2004年是100件,2005年是500件,2006年就有可能会更多(这只是举例,不是真实数字),直线上升。但是相对于我们每年文物艺术品拍卖企业的增长速度、相对于每年文物艺术品拍卖场次增加的规模、相对于每年文物艺术品拍卖标的数量的增长幅度,以及相对于每年文物艺术品成交额的增长的惊人业绩而言,文物艺术品拍卖纠纷的数量是否真的增加了呢?我没有准确的统计数字,但是我可以肯定地讲,相对数量的增加应该还是处于一个正常的范围内。

    文物艺术品纠纷绝对数量增加的原因,主要是拍卖规模的增加所带动的。此外还有一些原因:

    1、全社会诉讼爆炸的问题。这些年,据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数字,全国的诉讼量都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各类纠纷都在增加,比如:1993年全北京市法院一年审判案件7万件,到2004年已经突破30万件,法官根本就没有周末和节假日,文物艺术品案件的增加也在常理之中。

    2、市场经济的发展增强了人们的利益意识和权利观念。从前在“君子不言利”的传统思想影响下,文人墨客们对利益难以启齿。现在不同了,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下,艺术家们和他们的家人的权利意识也在增强。我发现很多艺术品纠纷是发生在艺术家家庭内部的。

    所以,艺术品纠纷增加只是绝对数量的增加,不是相对数量的增加,属于正常现象。而且没有拍卖同样也会有艺术品纠纷,要明白,不是因为有了拍卖,才有了艺术品纠纷,恰恰相反,是因为有了艺术品本身的纠纷,才有了拍卖中的艺术品纠纷。那种将艺术品纠纷的原因归结为“都是拍卖惹的祸”的观点是错误的,认为“狠打拍卖公司”的板子就可以遏止艺术品纠纷的观点更始荒唐的。不能因为刀子可以杀人,就禁止老百姓使用刀具。刀子能杀人错不在刀本身,而在使用刀子的人。拍卖会可能成为个别人制假、售假甚至洗“黑钱”的场所,但是不能因此就把棍子全部打在拍卖的身上。

    因此,我个人的观点是要客观地看待艺术品纠纷数量猛增的原因。拍卖人不要跟着别人瞎起哄。

    二、为什么要关注这个问题?

    艺术品拍卖纠纷属于正常现象,是否意味着我们可以心安理得地不去理他,任期发展?不是,艺术品纠纷对我们拍卖界来讲是一个必须要十分关心、认真对待和及时解决的迫切问题。大家都知道,文物艺术品拍卖企业在我国的拍卖业中占的比例并不大,而且东西南北分布及不均匀,每年文物艺术品拍卖的举办场次和成交总额在拍卖成交总额中占的比例也非常小,充其量不过是个个位数,大概占5%--7%。与房地产拍卖等纠纷相比,文物艺术品纠纷的数量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在进入诉讼程序的艺术品拍卖纠纷中,我大致统计了以下,发现拍卖公司因为“拍卖所谓的赝品”而败诉的寥寥无几。但是文物艺术品拍卖有其特殊性,与其他标的拍卖相比,文物艺术品拍卖有一个特殊的放大效应和社会轰动功能,社会上对拍卖界的认识和评价主要是通过文物艺术品拍卖来体现和完成的。一块土地可以拍几十个亿,没有人会觉得惊讶,但是一件艺术品拍上几百万甚至几十万,人们就会议论很久。一提到拍卖,人们不会想到房子、汽车这些东西,但是马上就会想到古董字画等这些文物艺术品。文物艺术品拍卖是社会认识拍卖业的窗口,代表着整个拍卖业的社会形象和地位,用句时髦的词讲,叫“拍卖业形象大使”。文物艺术品纠纷占的比例不大,但是给拍卖业带来的负面影响是最大的,其中主要是书画艺术品,说的更准确一点应该是书画艺术品中的近现代书画艺术品纠纷,给拍卖业带来的负面影响是最突出的,8月30日北京青年报又等了一则新闻,说的是著名画家吴贯众先生要求拍卖公司撤拍的事。近年来,有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在两会上提出要修改拍卖法和规范拍卖企业,社会上要求整顿规范拍卖企业的呼声也很高,其中一个最主要的理由就是“书画造假,赝品泛滥”,而不是拍卖业如何在激烈的竞争中生存的问题。

     所以,我认为,我们今天之所以将文物艺术品纠纷看作是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来讨论,并不是因为纠纷数量太多了,恰恰相反,而是因为文物艺术品纠纷在拍卖纠纷中数量太少了,但是其负面影响太大了。我想,我们大家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才将文物艺术品纠纷当作一个问题来讨论的。我们需要格外重视的实际上是文物艺术品纠纷带来的负面影响。这是我想说的第二个问题。

    三、拍卖界关注的核心应该是什么?

    就艺术品纠纷而言,不同领域的关注点可能是不一样的。管理部门关注的是市场秩序的规范问题、艺术家及其家属关注的是作者的著作权问题、收藏家关注的是艺术品的真伪问题,还有人可能要关注艺术品的价格问题等等。那么我们拍卖界要关注的核心问题是什么呢?我认为,真伪问题、价格问题、著作权问题、市场秩序的问题,我们都要关注,但是这些都不是我们应该关注的核心问题。尤其是艺术品的真伪问题,古今中外,艺术品的真伪是一个历史上一直就存在的古老问题,不是今天才有的,也是一个从来都没有人能够解决,我个人认为短期内无法解决的问题,不光是我们拍卖界无法解决的问题。那么我们拍卖界应该关注的问题是什么呢?我认为应该是程序问题,是文物艺术品拍卖的合法性问题,就是我怎么样拍才是合法的,这是我们应该关注的核心。

    就人类解决纠纷的方式和途径而言,有两种思路,即实体正义和程序正义两种思路。什么是实体正义和程序争议的思路呢。我举个通俗的例子。人类社会的纠纷主要就是由于生命健康引起的纠纷和财产引起的纠纷两大类。所以中国有句古话,叫“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种解决纠纷的思路就是实体正义的思路,即事实求是的思路和水落石出的思路。如果每个杀人者都偿了命,欠债者都还了钱,冤屈得以平反,正义得到伸张,这当然是最理想的结局。可是问题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的前提是你首先要知道是谁杀了人,有没有欠了钱。这一下问题就复杂了,就变得和艺术品真伪一样复杂了,由于历史的局限性,人们破案的设备、技术、水平等有限,有时候,要想查清楚谁杀了人,有没有欠了钱反而成了一个大难题,有些案件甚至永远也不可能查得清楚。于是就出现了第二种解决纠纷的思路,即程序正义的思路。

    关于杀人偿命问题,有两种程序正义的思路。中国古代实行了“有罪推定原则”制度,抓到了犯罪嫌疑人,首先推定就是他杀的人,犯罪嫌疑人要证明自己没有杀人,如果证明不了又死不承认怎么办呢?大刑伺候,用刑,直到招供了拉倒。西方在资产阶级革命后实行了“无罪推定原则”,抓到了犯罪嫌疑人,首先推定人不是他杀的,他是清白的,犯罪嫌疑人享有沉默权,警察要拿证据来证明是他杀的人,证明不了,就得无罪释放。大家都还记得美国的“辛普森杀妻案”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不管是有罪推定原则,还是无罪推定原则它都强调的是程序正义,只要程序是合法的,案件就是合法的,社会就是接受的,至于是否真的是他杀了人或真的没有杀人,就不重要了。

    在我国上世纪80—90年代,我国在诸如杀人偿命这种刑事案件的问题上,出现了一个近似荒唐的局面。当时有一个西方的记者问我们的一位司法领导,说“请问你们中国在刑事审判中适用的是有罪推定原则呢还是无罪推定原则”?领导回答说:“我们既不采用封建年代的有罪推定原则,也不采用资本主义的无罪推定的原则”。记者感到很奇怪,就问:“那中国采用的是什么原则呢”?领导回答说:“我们既不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任何一个坏人,我们采用的是实事求是的原则”。这在当时看来确实是与众不同的最好的原则。但是对于永远也查不清的案件而言,采用有罪推定原则和无罪推定原则各有利弊,有罪推定的好处是不会放纵坏人,不好处是可能会冤枉好人(屈打成招);无罪推定的原则的好处是不会冤枉好人,不好处是可能放纵坏人(证据不足)。实事求是的原则表面上看是最理想和完美的原则,既不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但是实际上对于永远也查不清的案件而言,是只有坏处,没有一丝好处的原则。它导致的后果是造成了大量长期积压的案件,甚至导致了新的冤假错案。一个人犯盗窃罪,本来应该判一年徒刑,但是为了追求事实求是的结果,等三年后查清时,这个人已经被羁押了3年了。

    所以有些纠纷的解决不能追求实事求是的原则,只能追求程序上的合法。欠债还钱就是这样的。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但是有时候我们无法查清事实的真相。张三李四原来是好朋友,一方借给对方钱,碍于面子,也没有写欠条,后来两人翻了脸,不认账了,起诉到法院,你说法院该如何判。坚持实事求是,查清后判决,当然好了,问题是它永远也查不清了,法院又不能说查不清就不管了,法院就是解决纠纷的地方,对任何纠纷都的给一个说法。所以现在法院采取的原则就是“谁主张,谁举证”的程序正义原则。你有证据,就判你嬴,否者就判你输。可是没有人会说法院这样做不对。

    类似这样只能用追求程序正义,而不能拘泥了实事求是的现象很多。程序可以赋予行为以合法性。比如结婚,中国古代就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讲究“六礼”和拜天地这样的仪式。至于男女双方是否真心相爱,没有人会重视。现在不讲究拜天地,讲的是“民政部门”登记,也还是一个程序正义,表面上问一下双方是否自愿即可。至于双方结婚的真实目的,就不管了,也管不了。对这一点大家都是非常清楚的,所以有朝一日,当一方发现对方不是真心,要闹离婚的时候,也只是到法院起诉对方,我们从来没有发现谁起诉民政部门或媒人,说他们把关不严的。

    就艺术品拍卖问题而言,艺术品真伪就像男女结婚时是否是真心相爱一样,连艺术界自身都无法解决的问题,我们拍卖界就能解决的了吗?难道说,我们比艺术界还在行吗?所以,在艺术品拍卖问题上,我们拍卖界要关心、要解决的问题是艺术品拍卖的程序性问题和合法性问题。对拍品不保真,这是古今中外拍卖界一体遵行的法则。这个法则现在越来越受到社会的质疑,我们拍卖界在这个问题上也有不少同志发生了动摇,不敢勇于坚持这一原则,好像我们自己作了什么亏心事似的。这是不必要的。也有一些拍卖企业为了生存,在艺术品拍卖中打出“全场保真”的口号或实行了“赝品招回”的制度。我认为这种做法可能有“不正当竞争”的嫌疑,是值得商榷的。这中做法与我们律师界“包打输赢”是一样的道理。律师向当事人承诺保证把官司打赢这种行为是违法的,是一种不正当竞争,因为律师提供的是一种法律服务,官司的梳赢不取决于律师的决心,而取决于官司本身。艺术品拍卖也一样,艺术品的真伪不取决于我们拍卖公司善良的愿望和美好的承诺,也取决与艺术品本身。而艺术品的真伪在目前还没有一个确定的、公认的标准,你怎么保真?你所保的真是谁的标准呢?“招回制度”是国外拍卖界的一个惯例,我们可以借鉴,但是我们不能使用“赝品招回”的说法,应该叫“拍品招回”。拍卖行业协会可以制定统一的“拍品招回”的条件和程序,但是,不能将招回的拍品称为“赝品”,因为我们每个拍卖行包括拍卖协会都无权给一个拍品定“赝品”的罪名。只有在一种情况下例外,即有司法判决文书定性的拍品除外。所以我认为,拍卖界不要轻易使用“赝品”这个词。我们可以称之为“问题拍品”或者“瑕疵拍品”,但是不能随意的使用“赝品”这个词。因为对我们拍卖界来讲,艺术品拍卖只有两种形式,合法拍卖与违法拍卖,没有第三个名称。这是我想讲的第三个问题。

    四、目前我们要解决的重点问题是什么?

    既然我们明白了在艺术品拍卖问题上,拍卖界应当关注的核心问题是艺术品拍卖的程序合法性问题。所以我们关注的重点就应该是艺术品拍卖程序的完善问题。拍卖法第六十一条规定了拍卖人在拍品瑕疵问题上的免责声明条款。这一个条款现在越来越受到来自社会各界的质疑。是这个条款本身规定错了吗?不是。问题是这个条款规定的太笼统了,拍卖实践中不便遵照执行。拍卖法只是抽象地说“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的真伪或者品质的,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但是对于艺术品拍卖,在什么情况下应当声明?以何种方式声明?声明到何种程度?声明要符合哪些条件?都没有个说法。当然也有一些当年制定拍卖法时无法预料的问题,比如拍卖法对于撤拍没有明确规定,而艺术品拍卖往往涉及到作者的著作权问题,如果作者提出如何处理?撤还是不撤,没有依据。还有拍品事后招回的程序和条件问题也没有明确规定。拍卖法生效后,中拍协同时出台的《艺术品拍卖通则》中也没有涉及到这些问题。正是由于拍卖法条文的笼统和抽象,导致一些拍卖公司故意“误读”和曲解拍卖法的原意,极个别拍卖公司甚至公然参与制假、售假,影响了拍卖行业的整体形象。所以,我认为,拍卖界目前要做的工作主要两个方面:一是完善文物艺术品的拍卖规则,明确文物艺术品拍卖的合法程序;二是加大打击和惩罚力度,对于违法违规的企业要敢于清理门户,以维护行业的声誉和促进全行业的健康发展。

    至于具体的措施,我是个外行,希望多听听业内专家的高见。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