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双舟博客

 
 
 

日志

 
 

资源论与法律的经济分析(讲义稿)  

2008-11-11 22:13:00|  分类: 法律经济学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资源论与法律的经济分析/刘双舟

   

   一、关于资源的一般理论

    经济学家们对经济学的理解并不统一,但是“探讨人类社会如何经济地利用自然资源和社会资源以达到某种目标或满足某种欲望的科学”这一定义还是被很多人接受的。从这一定义角度可知,经济学是关于资源利用的一门学科。

    在经济学中,资源的含义一般上一广义的,泛指一切可被人类开发和利用的物质、能量和信息的总称,或者说,资源就是指自然界和人类社会中一切可以用以创造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具有一定量积累的客观存在形态。

    经济学认为资源是有限的和稀缺的。人们的需要是无穷多样的,也是无穷无尽的,满足了一种低层次的需要,就会产生一种更高的新的需要。资源稀缺性是指相对于人们无穷多样的需要而言的,因此资源的稀缺性是一种相对的稀缺性。因为稀缺性的存在,人们就必须做出选择,人们常常在他们有限的收入和可能的时间内做各种各样的选择。比如消费者选择商品和服务,商家选择生产什么样的商品或提供什么样的服务等等,人们必须选择,因为他们不可能得到他们所需要的一切。

    但若光是因为资源有限,也不一定需要经济学。经济学非常重视资源的有限性,但是经济学并不研究资源的有限性本身,经济学将资源假定为有限或稀缺,是为了探讨如何合理地配置这些有限的或稀缺的资源,资源的合理配置或最佳配置问题,才是经济学要重点关心的问题。

    那么经济学为什么要研究资源的配置问题呢?不仅仅是因为资源的有限性,更为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资源不仅是有限的,而且是多用途的。资源的多用途性才是研究其配置的主要原因。试想一下,如果资源的用途是单一的,那么如何配置资源就显得不太重要,或根本不需要考虑,因为在单一用途的资源面前,人没有选择的余地,即使需要做选择,也是一种简单的选择。比如我有10元钱,但是这10元钱只有一种用途,只能用来买一天的饭,除此外没有任何其他用途了。在这种情况下,我最大选择是如何在一日三餐中分配这10快钱,这种选择只是一种简单的选择而已。但是在现实中,钱的用途太多了。除了可以买面包外,还可以买衣服、住房、汽车、还可以去旅游、还可以交学费。所以如何花钱就成了一个问题,这就是现在流行的“理财”。就是如何是你有限的钱发挥出最大的效益。所以,资源的配置问题是经济学要解决的核心问题。资源配置的外在表现就是“行为选择”,或者“如何行为”的问题,因此,经济学也可以看作是一种研究行为选择的学科。

    人针对资源所做的选择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在不同的资源中,如何确定不同资源的重要性顺序,即首先要选择那种或哪些资源最重要,哪些次之。二是在同一资源的不同用途中做选择。这是最常见的行为选择。每个学生都可能在每个周末对自己一天的空闲时间做出安排。因为同样的一天时间,其用途是多样化的,可以上课、可以娱乐、也可以用来睡懒觉。同样是上课,还有个上谁的课的问题,可以在本校上课,也可以到其他院校听自己喜欢的课或自己喜欢的老师的课。同样是娱乐,可以自娱自乐(唱歌或听音乐),也可以与人同乐(打球、或谈恋爱)。当然,如果选择了睡懒觉,可供选择的睡懒觉的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的。总之,你要做出选择。而引导你作出选择结果的是你的利益的最大化倾向。

    问题是衡量利益最大化的标准是什么呢?你凭什么说把时间用来睡懒觉就比谈唱歌更值得呢?或者说将时间用来听外校的课就一定比听校内的课会令你感觉更愉快呢?也许你会说,“这是我认真考虑的结果”。没错。对于一个正常的理性的人而言,他的选择确实是认真考虑的结果,而不是盲目的冲动结果。但是你比较的依据又是什么呢?也就是说,你所谓的“值”或“不值”的标准是什么?经济学帮我们找到了一个普适的标准,这就是“机会成本”的概念。

    资源的有限性和多用性是经济学的一对基本矛盾。一片土地,可以用来耕耘种植,也可用来建筑厂房或居民住宅。一个成人的时间,可以用于看戏打牌(消费),也可以去做工挣钱(生产),也可以用于听课学习(投资)。一定的资源被用于某一活动,就不能同时被用于其他活动。当你决定将该资源用于活动甲时,你就放弃了活动乙、丙、丁等等。所以,用于活动甲的资源的成本,就是该资源用于其他活动所能创造的最大价值。这一成本叫做机会成本。机会成本是经济学里面的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一定资源的机会成本乃是该资源被用于其他活动中是的一个比较值。机会成本与资源的相对稀缺性是密切相关的。只有相对稀缺的资源才有机会成本,相对不稀缺的资源的机会成本为零。当你使用取用不尽或毫无其他用途的资源时,你并没有放弃任何活动,也没作任何牺牲,这些资源的代价是零。只有相对稀缺的、机会成本大于零的资源,才是经济学研究的对象。

    机会成本概念解决了人们进行行为选择时的标准问题。由于资源的相对有限性或稀缺性,人们必须要做出选择,选择需要进行比较,即对不同资源或同一资源的不同用途进行比较,而比较的标准或依据是“机会成本”。中学毕业后为什么选择了上大学而不是去打工挣钱呢?认为你认为这样更值,即这种选择的机会成本为0。当然,机会成本问题是一个主观的判断的结果,这种主观判断的结果并不一定和客观上的结果相一致或吻合。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有时候会为自己的选择感到后悔的主要原因。在你选择上学而不是去打工时,你主观认为上学的前途会更好,放弃打工的机会成本为0。但是当你毕业找不到工作时,你才发现原来自己选择的机会成本不是0,而是一个正数。

    不管怎么说,机会成本的概念解决了选择的标准问题,是复杂的选择活动变得可以分析了。以上就是经济学关于资源问题的基本理论。下面我们讲讲这些理论在法律分析中的具体运用。

   二、资源论为什么可以用来对法律进行分析

    1.法律是资源配置的先决条件

    经济学是“研究如何将有限的资源高效率地配置于多种需求和欲望的科学”。但是人类的经济活动除受到稀缺性资源的约束之外,还受到其他约束,如技术、政治、法律等环境的限定。也就是说,人在做出选择的时候,在比较或计算机会成本的时候,不是随心所欲的,而是基于一些无法改变的前提条件了进行的。为什么我们的古代知识分子都倾向于“参加科举”呢?因为当时国家有“学而优则仕”的法律制度,而在当时这种选择的机会成本是0,前途是可以预测的。同样的道理,为什么在“文化大革命”的年代,人们会普遍的认为“读书无用”呢?因为当时国家看重的不是知识,而是出身(成分),当时的大环境是“知识越多越反动”,因此选择读书的机会成本太高,因为即使你掌握再多的知识,也不会给你带来利益。

    以上两个例子说明,人们对一种选择的成本的考虑,总是在一定条件下的考虑,即基于一些不变的“常量”的考虑,而法律制度正是一种重要的常量因素。如果我们把行为选择看作是游戏,那么法律就是游戏的规则。没有足球比赛的规则,我们就无法区分谁输谁赢。总之,法律作为一个因素会影响人们的选择。

    一般情况下,人们会在给定的条件下进行资源配置,追求利益最大化。但是有时候,人们为了追求更好的资源配置,或更大的利益,人们会提出改变规则的要求。比如运动会上将乒乓球比赛的规则由五局三胜改为七局五胜,将乒乓球适当放大等。人们有时会认为某种既定的规则(法律制度)本身不是最佳的,而这种要求的结果往往会导致法律的修改、完善和变迁。所以经济学关于资源的理论可以用来分析法律制度的完善和变迁问题。法律制度变迁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人们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结果。这就是法律经济学关于法的价值的探讨问题,即规则的价值是什么?应当把哪一个价值放在首位。如交通法规,是要追求秩序、公平、还是效率?

    传统法学,尤其是自然法学始终认为正义是法律的主要价值和标准。但是对何谓正义的问题又争论不休,即正义本身的标准是什么,莫衷一是。以至分析法学放弃了对法的正义价值和标准的探讨,转而强调法的秩序。社会法学派则强调法律的作用和功能,其哲学基础是实用主义,认为有用的法律,能解决问题的法律就是好法律。法律经济学则进一步认为,法律的主要价值应当是效率,或者说效率是衡量“正义”的重要标准和内涵。其基本理论是:一个正义的法律首先应当是有效率的法律,无效率的法律肯定是不正义的法律。

    这就为评价法律找到了一个相对具体的标准。如果改变一个法律规则会带来更高的效率,则这个法律本身就“不是最佳安排”,即没有达到“帕罗托最优”,是应当改进的法律。这种理论对于研究我国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立法问题是非常适用的。请大家考虑:

    为什么要恢复高考制度?

    为什么要废除“投机倒把罪”?

    为什么要制定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法律?

    我国宪法的几次修正案说明什么问题?

    2.资源配置的本质问题是人与人的关系问题

    经济学的研究是从分析个人行为入手的,但是资源配置并不是个人问题。即便是资源的主人,在配置资源时,也不可能随心所欲。你想卖掉你的房子去筹集资金做生意,但是想不想卖是你决定的,但是卖了卖不了是别人决定的。同样你有30万资本,你认为30万买一套两居室对你而言是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是资源的最佳配置,可以使你的资本作用发挥到最大,但是30万是否能买到一套两居室并不取决于你个人,而取决于是否有人愿意卖。

    这两个案例说明,资源是否能达到最佳配置不是一个人单方选择的结果,而是多人集体共同决定的结果。资源配置的本质是协调和解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问题。而这也正是法律要解决的问题,什么是法律?法律正是调整人与人关系的规范的总和。

    经济学和法学在人与人的关系问题上,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一致的。在现代社会,无论是市场配置资源还是政府配置资源,都离不开法律。所以法律制度的优劣,直接影响着经济效益。把经济效益作为衡量法律的标准,是一种可行的和实用的研究思路。这正式法律经济学的研究思路。

    3.关于法律对经济的反作用的思考

    在这里我想附带讲一下法律与经济的关系。一般认为现代法律经济学的开创者是科斯,这一学科的集大成者是波斯纳。但是就利用经济学的概念和方法对法律进行分析这一活动而言,马克思的地位和贡献是无人可比的。正是他从经济的角度正确地揭示了法律的本质。

    众所周知,马克思的本科是在德国波恩大学和柏林大学学习法律的。毕业后在《莱茵报》工作,1842年被聘为该报主编。这位刚刚走出学校象牙塔没有任何社会实践经验的年轻人马上遇到一件难事,即他必须要对物质利益发表意见。这件事的背景是这样的:

   在马克思生活的年代,德国的农民非常贫困,为了生存,不少农民依靠到树林中拣拾枯树枝和野果为生。而这些树林归有钱的地主或贵族们所有(我们今天叫财产所有者)。在树林所有者们的要求下,莱茵省议会于1841年通过了一项法案,规定未经林木所有者许可,不得拣拾枯树枝,否者以盗窃罪论处。这一法案在当时的德国引发了激烈的辩论。《莱茵报》也参与了这一场辩论。马克思作为主编,又是学法律出身的,自然要对这一事件发表意见。

    马克思当时在学校学的法学理论是以黑格尔的哲学为指导的的法学理论。马克思以黑格尔关于“法的本质”的论述为依据参加了这场辩论,发表了《关于林木盗窃法的辩论》一文,他当时的是站在农民一边的。他的主要观点是:把农民的习惯权利……拣拾树枝视为盗窃林木是荒谬的。其主要理由是:林木所有者的所有权对象是林木,但是枯枝是已死的林木,也就是说,它已经不再是林木,而是“不定形财产”(无主财产)。这种财产属于先占权范围。农民捡拾树枝是一种合法的占有,绝不是什么盗窃。但是莱茵省议会却从维护有产阶级的利益出发,抹杀捡拾枯树枝和盗窃林木之间的差别,把那种未必能叫做违反森林条例的行为称为盗窃林木。在马克思看来,省议会对林木占有者的私利袒护,无疑导致了私人利益决定法律这一事实。私人利益决定法律的后果是:法律成为一种谎言,穷人则成了“合法谎言的牺牲品”。

    正是这次辩论,引起了马克思的困惑:因为按照黑格尔的观点,国家和法是理性的体现,应该超越私人利益之上,可是社会的现实却同黑格尔的理论大相径庭。省议会完全成为林木占有者的奴仆和工具,那么,国家、法律和物质利益究竟谁决定谁呢?正是这一事件,使马克思开始对黑格尔的法哲学进行反思,并从法学转向了对政治经济学的研究。1843年,马克思发表了著名的《黑格尔法哲学的批判》,指出黑格尔的法哲学是颠倒的。黑格尔法哲学的基本观点是:国家(包括法律)决定市民社会(物质基础),家庭和市民社会并没有独立性,只不过是国家的有限领域。马克思批判了这种观点,认为:不是国家和法决定市民社会,而是市民社会决定国家和法。在这个基础上马克思在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关系这一大背景下,正确分析了经济与法的关系,认为法律是由社会物质生活条件决定的。后世的马克思主义法学家将法律与经济的关系概括为:经济决定法律,法律反作用于经济。

    长期以来,我国的法学一直是马克思主义法学。但是在研究法律与经济的关系时,由于受马克思关于市民社会决定国家观点的影响,始终强调“经济对法律的决定作用”这一方面,而忽视了“法律对经济的反作用”的研究。大家可以看看我们的法理学教材,在论述经济与法律的关系时,关于法律对经济的反作用论述是非常笼统的,我们一般归纳为下列四个方面:

    首先,法律对经济基础具有选择和确认作用;

    其次,法对经济基础具有加速或延缓其发展的作用;

    再次,法对经济基础具有保障和促进作用;

    最后,法对生产关系的某些方面具有否定、阻碍或限制作用。

    这只是一种宏观的描述,而关于这种作用在具体上和微观上是如何发挥的,则鲜有人思考和研究。这就好比在回答“季节对植物有何影响时”的问题时,我们答:“春天使植物开花,夏天使植物结果,秋天使果实成熟,冬天是植物凋零”一样,这只是对一种客观现象的描述,问题是:春天是如何使植物开花的?实际上我们并没有研究和回答。法律的经济学分析近年了取得了重大突破,认为法律制度的优劣会直接影响经济效益,并且试图通过研究来揭示和解释具体法律制度对具体资源配置发挥作用的原理。这一研究成果恰恰弥补了我们法理学关于法律对经济反作用这一课题研究的不足。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