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双舟博客

 
 
 

日志

 
 

论拍卖中的指定优先购买权  

2008-09-01 14:47:00|  分类: 拍卖与拍卖法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拍卖中的指定优先购买权 / 刘双舟

   “拍卖中的指定优先购买权”这个问题是我在考虑拍卖师的主持权时偶然想到的。以前没有见谁谈到过这个问题,我首先想到的是:我的这种提法合适吗?但是认真思考后,我认为这并不是“标新立异”,“拍卖中的指定优先购买权”这一说法是可以成立的,而且也很实用。

    这要首先从拍卖中的“价高者得法则”谈起。拍卖法第51条规定:“竞买人的最高应价经拍卖师落槌或者以其他公开表示买定的方式确认后,拍卖成交”。一般认为这一条是“价高者得法则”在拍卖法中的具体体现。关于如何正确理解“价高者得法则”要求的“最高应价”问题,我记得在拍卖师考前辅导班上曾讲过这样一个案例:

    拍卖师甲在拍卖一栋房产时,起拍价为100万元,每次加价5万元,经过几轮竞价,当价位达到125万时,竞买人王某举牌,拍卖师重复三声,在落槌同时,另一竞买人周某再次举牌130万元。拍卖师见状,即宣布继续竞价,最终以140万元被竞买人周某竞得。事后,竞买人王某向法院起诉拍卖公司,认为按照拍卖法第五十一条的规定:“竞买人的最高应价经拍卖师落槌或者以其他公开表示买定的方式确认后,拍卖成交”,拍卖师在落槌成交后,再次就已经成交的标的主持竞价的行为违法,要求确认拍卖无效。拍卖公司则辩称:拍卖法第51条要求拍卖师落槌必须是对“最高应价”的确认,拍卖才能成交,在拍卖师落槌的同时,又有更高的应价,说明原告王某的应价不是最高应价,应自动失效。如果原告希望得到争讼的拍品,完全可以再继续举牌应价,拍卖师宣布继续竞价的行为并没有剥夺原告的竞买人资格和继续竞价的权利。因此,本次拍卖中,拍卖师宣布继续竞价是对“拍卖主持权”的正当行使,拍卖合法有效,原告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

    这个案例涉及到对拍卖师的主持权和价高者得法则的理解问题。本案中的拍卖师和拍卖公司的做法和对“价高者得法则”的理解显然是错误的。

    “价高者得法则”要求的“最高应价”是有条件的“最高应价”,至少应当受到两个方面条件的约束:一是最高应价的主体必须具备竞买人身份,竞买人以外的其他人即使对拍卖标的出价再高,也是无效的;二是最高应价不是竞买人的绝对最高应价,而是被主持拍卖的拍卖师以落槌或其他公开表示买定的方式予以确认的“相对的最高应价”。实践中经常有不少失意的竞买人在拍卖成交后后悔的情况,表示愿意以出更高的价格,但是这种出价再高也不能算数了。

    由此我们可以发现,主持拍卖活动的拍卖师享有这样一种“拍卖主持权”,即确认最高应价的权利或确认买受人的权利。在常见的英格兰式升价拍卖中,举牌应价的竞买人通过“大浪淘沙”通常呈现递减的趋势,一般在拍卖刚开始的低价位时,应价的人较多,之后随着价位的逐步走高,应价者会越来越少,直至最后剩下一个应价者,这时他的应价是最高的,如果没有更高的应价时,拍卖师将通过落槌或以其他表示买定的方式来确认他就是应价最高的“胜出者”,拍卖就成交了。这种情况下,拍卖师“确认权”的行驶是顺利成章的事,并无值得特别研究的地方。

    但是在拍卖实践中,拍卖师确认权的行使并不都是这么顺利的。拍卖界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我之所以将之称为“故事”,是因为我没有考证过是否真实发生过这样的案例)。话说在一场拍卖会中,主持拍卖的拍卖师自己叫价:“120万有人举吗”?现场的竞买人都将号牌举了起来,拍卖师见状说:“120万全有了”。接着拍卖师又叫价:“130万有人举吗”?这次竞买人都没有举牌。拍卖师说:“130万全没了”。这个故事听上去很好笑,不管它是否真的发生过,它都说明了一个问题,即拍卖师在主持拍卖时,报出竞买人的号牌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一些关键性的价位上,无论有多少竞买人同时举牌应价,拍卖师一般应当指定其中的一个竞买人的应价为有效应价,并清楚地报出他的号牌号,否者如果下一价位出现无人举牌应价时,拍卖师就无所适从了。而这正是我今天想要探讨的问题。

    在同一价位同时有多个竞买人应价时,拍卖师只认可其中一个竞买人的应价,如果这时没有更高的应价,则拍卖师将有权确认与被认可的竞买人成交。但是这时其它曾在同一价位举牌应过价的竞买人可否提出异议呢?其他竞买人会不会说:“刚才最高价位上,我也举牌了,为什么你拍卖师认可他而不认可我呢?你们之间是否在恶意串通啊,我也要求成交,否者我就去法院告你去?”这种情况在拍卖中好像没有发生过。

    这一现象看似平常而又简单,但是我们从法律的角度该做如何解释呢?我们想明白,是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理或观念,使得其他竞买人心甘情愿地接受这样一个看上去很不公平的结果呢?法律的内容无非是权利和义务,我们还是要从权利和义务的角度来分析。

    这一现象恰恰说明了拍卖师主持权中包含着一项重要的权能,即拍卖师有从多个同时应价的竞买人中随意挑选任意一个竞买人并确认他的应价有效的权利。这对拍卖师而言是其拍卖主持权的重要体现,而拍卖师的这一确认行为,对于被确认的竞买人而言,就获得了一种权利,这种权利不是法定的,也不是约定的,而是由拍卖师指定的,我把这种权利称为“指定的优先购买权”,即在同等条件下,这个被指定的竞买人享有了优先购买权,而其他竞买人则有认可和服从这一结果的义务。

    拍卖师的拍卖主持权的内容是非常复杂的,从拍卖师的角度来定义这一权利比较复杂,也无法找到一个恰当的词来准确表述。比如我们将上面讨论的这种权利称为拍卖师的“确认权”,但是拍卖师在拍卖主持中可能有多种确认权,这样定义还是无法将这种权利特定。而从竞买人的角度了定义这种权利就简单明了多了。竞买人的“指定优先购买权”这个概念的内涵是特定的。

    拍卖师的主持权究竟包含多少种权利,这是我们非常想弄明白的一个问题。但是对于拍卖师的主持权而言,我们没有必要非得从拍卖师的角度将它定义为拍卖师的××权,只要能明确和特定,从何种角度定义和理解都是一样的。

    明确拍卖师主持权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使竞买人能服从和尊重拍卖师的主持结果。我认为“指定优先购买权”这一概念,既可以明确竞买人的权利,又可以使竞买人明确了一种服从拍卖主持的义务,并不比从正面界定拍卖师的主持权的效果差。这提醒我们在研究拍卖师的主持权时,有时候调整一下我们自己的思路是很必要的。通过明确竞买人的权利来间接界定拍卖师的主持权,就是一种值得考虑的思路。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